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明月映山岗

让我攀险峰,再与天比高!!

 
 
 

日志

 
 

人在江湖(4)“打倒”潘金莲和希特勒  

2006-12-15 09:18:31|  分类: 人在江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打倒”潘金莲和希特勒

                              

预备铃响过之后,学生们很有些意犹未尽地走进课室。也难怪,课间就十分钟,还被占去三分钟预备时间,当学生还是挺辛苦的。作为一个自认为比较民主的老师,我还是很能体会学生的苦衷的。

课室里安静下来了,我走上讲台,一脸的轻松,心情很是不错,可能跟今天要讲的课有关系吧。“同学们,讲课之前先做一个调查,有谁看过一百零五个男人和三个女人的故事吗?”学生们一楞,用疑惑的眼神看着我。“老师,我们中学生不看爱情小说的,何况……哈,爱情大纠缠,三十五个男的才一个女的,哈……”。失踪了几天未上学的潘庆东居然出现在课堂上,还首先发难呢。不过,看他那坏坏的笑,就知道他那“中学生不看爱情小说”的堂皇大话之假了。同学们哄的笑起来了。我也被他明显的假话逗笑了。“其实,我们很多同学都看过的。因为,那就是——《水浒传》”。“《水浒传》?”“四大名著……”学生被我的故弄玄虚唬住了,窃窃私语起来,而这正是我需要的效果。今天要讲的课文是节选自《水浒传》的《林教头风雪山神庙》,为了引起学生的兴趣,我想出这么一个“歪主意”。“《水浒》里面的梁山英雄有一百零八人,男的105,女的3人。《水浒》讲的就是他们的故事嘛,有些同学可别想到别的地方去了。”我故意在说“有些”的时候看了潘庆东一眼,同学们都笑了,他自己也笑了。“好了,言归正传,大家对《水浒传》都不陌生了,同学们轮流讲一讲你所佩服的《水浒》英雄,好吗?”我不失时机地将话题引向今天的课文,只要有学生提到林冲,那就是开始今天的课文的最佳时机。学生的积极性被轻松的笑声调动起来了。“我佩服宋江,最有义气”“我佩服武松,能打老虎”“我佩服拳打镇关西的鲁提辖”“……”一切象我预计的一样,课堂气氛相当的热烈,学生的积极性还挺高的嘛,看来,这应该又是一节成功的语文课了。能够调动起全体学生的积极性,能放能收,是我对自己当语文老师颇为满意的一点,也是我评价一节课是否成功的标准之一。“老师,是《水浒》的就行吗?”潘庆东高举着手再度“发难”,“当然”我微笑着看他,能让这个经常不上课的学生坚持上我的语文课,还举手发言,我很有些成功的飘飘然。“我佩服潘金莲”“哈”全班哄堂大笑起来,对这个颇有些恶作剧的答案哗然。然而,潘庆东倒一面正经:“老师,你不是说过言论自由吗?我不是开玩笑的,我真的佩服她”,看我没有阻止他的意思,他继续说:“潘金莲长得漂亮,但命运却安排她嫁了一个她不愿意嫁的武大,她为了追求自己的幸福有啥不对呢?而且在封建社会,女性敢于追求自己的幸福,实在令我佩服。”这家伙,对故事还挺熟的,而且还有一定的道理呢,同学们也停住了笑声,若有所思。我脑袋中的思维在飞速的转动,可赶上586了。因为,我不能只是简单地制止他,这不符合我的“言论自由”原则,但作为正面教育,赞成他的意见当然不可能。“呃……讲得有一定的道理,但,潘金莲杀了人……”“武松也杀了人,宋江也杀了人”他迅速接上,“呃,但潘金莲杀的是好人。”看他还要说话,我制止了他,“今天我们先讨论倒这里,时间比较紧,我们开始讲课文。”我很有些不快,情绪也受到了影响,好好的一节课却被节外生枝,还要牺牲我的“民主”形象来制止他才能完成教学任务,这家伙,得做做他的思想工作。

课上完了,我有时间思考刚才的问题了。毕竟,他的说话有一定的道理,但肯定存在一定思想错误,对于他,我觉得思想教育比传授知识重要得多。

我还没有找他,他却先发制人了。第二天,我的桌面上摆了一本潘庆东的本子。我打开一看,这平时不交作业的家伙却给我写了整整三页纸,内容还是围绕着昨天的辩论,“为什么杀了好人的就是坏人,杀了坏人的就是好人,好与坏的区别就在于他杀了什么人吗?好坏的定义又如何?……我认为勇敢追求理想的人都值得佩服……除了潘金莲,我还佩服希特勒呢……他的复仇主义让他横扫整个欧洲,他简直就是我的偶像……”。麻烦了,一个潘金莲还没有解决,又冒出个希特勒,更严重的是潘庆东已把他们当偶像了。看来,真要花点心思,把潘金莲和希特勒在他心里给打倒。既然他给我写日记,我也用这个方法回应。“好人与坏人只是相对而言,得看他的行为有没有对社会和他人造成危害。用当今标准衡量,武松、林冲杀了人都应该是犯罪,但那是在特定的“官逼民反”的社会环境下发生的。而潘金莲为了追求个人利益而杀人,则应当谴责。我们同情她的命运,但当她要牺牲别人的性命来换取自己利益,则是千错万错。须知道,争取的方法有许多,不一定要杀人……”。至于希特勒,我则把当时的历史背景,国际情况,还有希特勒在二战给世界人民造成的伤害一一列出,指出:“希特勒的横扫欧洲沾满了几千万世界人民的鲜血,你却视这样一个杀人狂魔为偶像,对吗?”洋洋洒洒三页纸,不知效果如何呢?

在我把本子还给他的第二天,潘庆东到办公室找到了我。“老师,有时间吗?”他的神情颇有点尴尬。我笑着望着他“是关于潘金莲和希特勒吗?”“是的,你不说我还不知道这么多情况呢。不过,我还是有点佩服他,太厉害了。”他的语气已经没有了昨天日记中的肯定。“看问题要客观辨证”我指出他思想问题的结症所在,“对历史问题要让事实说话,希特勒遭到万人唾骂便证明他最终是失败的。而成功的人是受后人爱戴的,比如……”我再一次引证着历史。潘庆东以从来未有过的认真倾听着我的话,看得出,他对历史人物很有兴趣,而从他不经意的点头认同之中,我似乎看到了潘金莲和希特勒正从他心中慢慢倒下。

潘庆东若有所思的走了,我暂时取得了胜利。窗外阳光灿烂,在厚厚的窗帘过滤下形成一片淡淡的不规则的光影。我拉开窗帘,阳光照得整个屋子亮亮的——如果,每个学生都能拉开心中的“窗帘”——那么,我们的教育能否象照到他们心里的阳光,去打倒所有的“潘金莲”和“希特勒”呢?我若有所思。

  评论这张
 
阅读(8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