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明月映山岗

让我攀险峰,再与天比高!!

 
 
 

日志

 
 

褪色的花季(6)营救  

2007-03-19 12:50:16|  分类: 褪色的花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营救

作为男性,我很欣赏鲁迅的一首诗”无情未必真豪杰,怜子如何不丈夫?知否兴风狂啸者。回眸时看小於菟。”这首诗把雄性的柔情的爱心写得非常含蓄。

能有这种感觉,是因为我觉得自己从小就是充满了爱心的。

记不清我养了多少动物:小鱼、小猫、白兔、白鸽^^^^^^。我如果小时候养过的小动物集合起来,我想找家会成为一个小动物园。而每一次由于各种原因而有小动物死后,我的心都难受一段时间,我会为一条小鱼举行隆重的葬礼,我会为垂死的白鸽暗自垂泪,更会为失踪的小猫茶饭不思。而最难忘的,莫过于对小动物鹌鹑的营救。

当妈妈把两只小鹌鹑带回家的时候,我心里的欢喜是没法形容的。这两只毛茸茸象小鸡一样的小动物带给了我无尽的欢乐。我常常会在放学后把它们抱出纸箱,喂它们吃米粒,让它们的小嘴在我手心啄出麻麻的感觉。有阳光的日子,我还会为它们洗净羽毛,然后趴在地上看它们晒太阳,我甚至不会感觉到它们的粪便是肮脏的。唯一担心的是,它们整天在纸箱里面想些什么呢?它们会感觉到闷吗?

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放下书包后我照常跑到阳台上看我的”宠物”。奇怪的是纸箱翻侧了,鹌鹑却不见了。妈妈在我大呼小叫中跑过来,她也不知道鹌鹑去了哪里。焦急的我很害怕重复当年丢失了小猫的心痛。终于,从微弱的叫声中我发现了它们――原来它们跌进了我家与邻家墙壁之间不到三十厘米的窄缝排水沟当中,从二楼摔下去的它们似乎没怎样受伤,这要得益于它们日惭长出的羽毛和沟中没有水。但这窄缝两边都让砖瓦堵死了,人是不可能进去的,怎么办呢?

我忘记了饥饿,甚至打算冒险从窄缝中挤入,因为我不能眼睁睁看着它们无助地来回走动而发出悲鸣。妈妈阻止了我,“不如再买两只吧”。妈妈心中当然是儿子比两只扁毛动物珍贵万倍,为它们那怕受点点伤也是不值得的。但在于我,唯一想做的是要把它们救出困境,那怕付出多大的代价。

最终的结局是:人类懂得利用工具,而鹌鹑也明白生命可贵。妈妈用长绳把一个饭瓶吊下去,翻侧,我用长竹把鹌鹑赶过去,而它们可能亦明白这里唯一出路了,居然安稳地走进饭瓶并史无前例地坐了一回动物升降机。听到它们回到地面的还略带慌张的欢叫,我觉得为营救它们所受和苦与累是有价值的。

若干年后,我发现自己又重新体味到当年营救成功的喜悦――我当上了老师。

我发现,其实我的心一直没有改变,我仍然关心他们在想些什么?担心它们是否苦闷,想将他们救出困境,但不同的是,学生比之鹌鹑,他们不相信处于困境,另外,他们也不一定愿意接受这种营救,或许,这就是当今教育的失败。

不过,只要有机会,我仍然会尽力于每一次的营救,那怕再苦再累。

 

  评论这张
 
阅读(9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