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明月映山岗

让我攀险峰,再与天比高!!

 
 
 

日志

 
 

社会的悲哀,教育的奢望  

2009-06-08 17:46:05|  分类: 我思故我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这篇日志,心情有些复杂,也有些沉重。

已经近两个月了,腰的毛病还是没有减轻,要是以往早就复原了,我不得不承认三十五岁的确是男人的一个关口,无论怎样保持年轻的心境都不能让体能和身体的复原保持年轻。在吃完了不见效的药之后,我再一次来到陪伴我在广州成长的骨伤科医院。

医院在江南西,一个以前幽静现在繁华的地方。为了方便,我没有开车,因为在那里找个地方停车是件痛苦的事。当然也可以高调说成是环保或低调说成是节约,因为通常单是为了我一个人的话我是不会开车的。电疗的效果似乎因为我肌肉的麻木没有了以往的立竿见影。在落日的余晖中,我有些蹒跚的身影走上了一辆拥挤的273路公共汽车。

车上人很多,不要说坐,就是找个立足之地都困难,不过对于有腰伤的我来说,站是要比坐舒服的姿势。车上的空调很足,比外面舒服多了,所以使我暂时忽略了拥挤的不适。

273路线的慢和人多是出名的,也不知什么时候我的身边站了一老一小。老的是个女的,大约六十来岁,身体还算硬朗,头发花白,肩上和手上都有一个袋子。小的是个男孩,大约三岁,穿个红色的小背心。这让我想起了儿子,我出门时小家伙正因为不肯睡觉被妈妈批评呢,现在不知怎样了?一想起儿子,我的心总会充满柔情。

小男孩大概累了,搂着奶奶(也可能是婆婆)的脚撒娇。老人腾出拉拉环的手轻拍着他的背,“你想坐是吧?”,我怀疑她是有意这样说的,因为就在小孩的身边就坐着两个人,一个同样是抱着小孩的女人,另一个则是个四十来岁肥壮的男人。可惜老人的话没有收到效果,男人用手把他原来就扭到一边的头撑住,宽大的手掌把脸和耳朵都遮住了,手腕上的金表在残阳中反射出耀眼的光芒。老人没有预料会是这样,只好安慰小家伙“要不坐在地上?”,但小孩还是不情愿地搂抱着她的大腿。老人只好无奈地把他抱起,然后艰难地靠在扶手的铁杆上。

我愤怒地看着那躲在金色光芒后的脑袋,这肥壮的男人居然继续可以坐得安稳。说句老实话,我也不太喜欢让座----特别是对于部分视让座乃天经地义之事的老人,一上来就在你身边瞪着你,似乎那位置本来就是他的。而你偏偏有劳累了一天之后难得坐下,这时就算勉强让座也会心里不爽。我就曾经有过让座给老人,她一个站之后就下车了,位置也让别人占去,而疲惫的我就足足站了一个多小时的惨痛经历。但随着父母的老弱和儿子的出世,这种不爽的心态也居然慢慢消失了,这或许是我对“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多了几分切身的感悟吧,只要我还能够站得住,我一般都会把位置让给需要帮助的人。

可惜的是我当时是没有位置的,更可惜的是我没有勇气去提醒那男人让座,而挺身而出去抱那小孩又怕被人误会动机不纯。拥挤的人群把老人和小孩涌向了车的另一侧,由于拥挤,他们倒没有摔倒的危险。只是那老人还是坚持不住了,有把小孩放在地上,小孩用他的小手拉住座椅的靠背,和他瘦小的手臂并排的是坐在椅子上一个青年粗壮的手臂。

青年冷冷的眼光和小孩渴望的眼光对视了一会,又自然地望出了窗外。

虽是黄昏,夏日的阳光还是穿透车窗落在小孩的头上。但是他应该不会感到温暖,因为车上的冷气太冷了----把车上人的热血都冷却了,把车上人的良心都冰冻了。

相对于老人,我更在意小孩的感受。因为或许老人看到的丑恶现象已经很多很多,对比之下,他们还是可以看出社会的进步。但小孩,他们对社会的认识就是一张白纸,我们给他看到的这种丑恶是对他们未来世界的一种暗示:这个社会就是这样的丑恶……?

我还是没有勇气去指责不让座的人,也许他们有他们的原因和理由,是不愿、不能,这些都不重要,他们没有违法,我也不能用社会的道德品质去规范他们的行为。在这里,口号式的公益宣传显得软弱而无力……

看到车后门傍边有个工具箱,我提议老人让小孩坐上去。我帮忙把小家伙抱起来,他很轻,也很乖。虽然不是椅子,但坐下后,他还是开心地笑了,还把脚都放上去。

他的笑让我想到了霖霖。霖霖很少坐公交车,因为妻子知道坐公交的苦况,在社会资源有限的情况下要满足所有人的需要是不现实的,所以为了儿子,我们还是在禁摩后勒紧裤头买了车。儿子的外出一般由我接送,不是想让他娇生惯养、养尊处优,只是不希望让他在公交车上目睹太多的社会黑暗。

我知道我的想法有些狭隘,作为一个教育者,我们应该去共同承担改变社会的责任;但作为一个父亲,我唯有尽我的能力让我的孩子过得好一些,这也是妻和我常常觉得幸运的地方。

小孩开心地下车了。或许我的担忧是多余的,我希望这样的乘车遭遇不要在他的脑海中留下任何的印象,尽管他以后还可能会遇上无数次这样的经历……

以我个人的力量去改变这些悲哀是不可能的,但是,如果当我将这种希望寄托在教育上也成为一种奢望时,那就真正是社会的悲哀了……

教育也许很复杂,众多学者专家穷一生之力也搞不清楚。

教育也许很简单,教人向善而已……

  评论这张
 
阅读(7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