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明月映山岗

让我攀险峰,再与天比高!!

 
 
 

日志

 
 

骨气  

2014-03-26 17:21:35|  分类: 我思故我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惑之年,已经很少有这种不吐不快的感觉了……

郁闷来自于一则文摘:《最有骨气的人方孝孺》。

对于骨气的论述,远有孟子的孟子·滕文公下》,近有吴晗的《谈骨气》,其中的“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是对“骨气”的最佳概括。此句出自于:《孟子·滕文公下·第二章》:是焉得为大丈夫乎?子未学礼乎?丈夫之冠也,父命之;女子之嫁也,母命之,往送之门,戒之曰:往之女家,必敬必戒,无违夫子!以顺为正者,妾妇之道也。居天下之广居,立天下之正位,行天下之大道。得志,与民由之,不得志,独行其道。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谓大丈夫

富贵不能扰乱他的心,贫贱不能改变他的节操,威武不能屈服他的志向。这才叫做大丈夫!孟子关于大丈夫的这段名言,句句闪耀着思想和人格力量的光辉,在历史上曾鼓励了不少志士仁人,成为他们不畏强暴, 坚持正义的座右铭。

吴晗在《谈骨气》译文中提到:社会不同,阶级不同,骨气的具体含义也不同。这一点必须认识清楚。而文中所举例的文天祥、闻一多以及不吃嗟来之食的无名氏都是有骨气的代表人物,这一点是从我读书到教书都确信的一点。随着阅历和岁数的增长,我对骨气的认识也有了更深刻的认识。但至于明朝大儒方孝孺的“骨气”,我却有着难言的郁闷,甚至是愤怒……

方孝孺1357-1402),浙江宁海人,明代大臣、学者、文学家散文家思想家,字希直,一字希古,号逊志,曾以逊志名其书斋,因其故里旧属缑城里,故称缑城先生;又因在汉中府任教授时,蜀献王赐名其读书处为正学,亦称正学先生 方孝孺建文帝最亲近的大臣 他也视建文帝知遇之君,忠心不二。燕王朱棣明成祖)发动靖难之役 以藩王身份篡逆大统。明成祖的第一谋士姚广孝曾跪求朱棣不要杀方孝孺,否则天下读书的种子就绝了明成祖答应了他。南京陷落后,方孝孺闭门不出,日日为建文帝穿丧服啼哭。明成祖要拟即位诏书,大家纷纷推荐方孝孺,明成祖派人强迫他来见自己,方孝孺穿着丧服当庭大哭,声彻殿庭,明成祖也颇为感动,走下殿来跟他说:先生不要这样,其实我只是效法周公辅弼成王来了。方反问:王安在?明成祖答:已自焚。方问:何不立成王之子?成祖道:国赖长君。方说:何不立成王之弟?成祖道:此朕家事!并让人把笔给方孝孺,说:此事非先生不可!方投笔于地,且哭且骂:死即死,诏不可草。成祖暗压怒火说:即死,独不顾九族乎?方孝孺用更大的声音答道:便十族奈我何?朱棣气急败坏,恨其嘴硬,叫人将方孝孺的嘴角割开,撕至耳根,大捕其宗族门生,每抓一人,就带到方面前,但方根本无动于衷,头都不抬。明成祖彻底绝望了,也横下一条心,把方孝孺的朋友门生也列作一族,连同宗族合为十族,总计873人全部凌迟处死

方孝孺的妻子郑氏和两个儿子方中宪、方中愈上吊死了,两个女儿投秦淮河而死。家人之后,他的亲戚朋友也都遭了殃。每抓到一个,都带到方孝孺的面前,让他看看,再行千刀万剐,一共杀了七天,八百七十三人。方孝孺镇定自若,不为所动,还忙里偷闲,做了一首绝命诗,古色古香——“天降乱离兮,孰知其由?奸臣得计兮,谋国用犹。忠臣发愤兮,血泪交流。以此殉君兮,抑又何求?呜呼哀哉兮,孰不我尤!平心而论,诗做得很一般。当弟弟方孝友被捆到他的面前时,他罕见地留下了眼泪。方孝友也做了一首七绝告别哥哥:阿兄何必泪潸潸,取义成仁在此间。华表柱头千载后,旅魂依旧回家山。看来这弟兄俩还真是一样的驴脾气。八百多人杀完了,轮到方孝孺了,明成祖杀方孝孺就是用腰斩,传说一刀下去之后,方孝孺还以肘撑地爬行,以手沾血连书字,一共写了二十四个半才断气。他的学生也是高干子弟,德庆侯、廖永忠的两个孙子廖镛、廖铭,偷偷捡拾他的骨骸葬于聚宝门外山上,随后这两个仗义的学生随即被杀。方孝孺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也是唯一被诛十族的人。除去杀的人,此案还入狱、充军、流放一千多人。方孝孺的诗文在永乐年间是禁书,谁敢藏有,杀头。

正史对方孝孺的评价是:方孝孺一介书生,手无束鸡之力,却面对专制君主的屠刀视死如归,抗节不屈,这可谓感天地泣鬼神!受到后人的无限敬仰和赞颂。就其个人气节来看,历史上实在不多见,这正应了中国人的一句话:士为知己者死

近年来,对方孝孺的评说日见分歧,一种观点是秉承前说,将方孝孺定位为忠节奇儒,而另一种新出的说法却将其称作愚忠的典型。更有“冷静、客观”的历史学家从治史的角度出发,认为方孝孺之死固然是忠于气节,但更多的是忠于制度。

作为一个普通人,我没有历史学家的宏观角度能够把人物放在历史框架里面评价;作为一个普通人,我也没有道德学者的政治高度可以从气节骨气方面给人物加以歌颂。我只能以头脑简单地以“善”“恶”去区分人物,而其标准则是刘备的“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假若方孝孺选择不死,“委屈”自己一时,却成全了800多人的一生。而其所受的“委屈”造成的危害,也断不会超过800多条生命啊……

但是方孝孺还是死了,被用世界上最残酷但是最露脸的杀人法杀死了。在此之前,八百多姓方的、不姓方的,和方有血缘关系、没血缘关系,甚至连面都没见过的人像牲畜一样被杀掉了。

方孝孺用800多无辜的生命成就了自己的“骨气”与“气节”!

骨气也罢、气节也罢,总之,你可以伤害自己,但你没有权利去伤害别人。所有的一切,都应该是以不伤害无辜的人为前提。挥舞着血淋淋的屠刀的明成祖自不必说,自有悠悠众口把他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但淌着满腔热血的方孝孺何偿不是另一个杀害这八百多无辜生命的刽子手呢?

相对于方孝孺,我更佩服石达开。受困于大渡河边的石达开在多次抢渡不成,粮草用尽,陷入绝境之后,决心舍命以全三军经和清兵谈判,由太平军自行遣散四千人,这些人大多得以逃生。剩余两千人保留武器,随石达开进入清营。1863612,石达开为了保全部下的性命,他牵着自己5岁的儿子,带着身边不愿意离去的亲信,向清军投降。

为了4000多部下的性命,石达开选择了“生”,因为清将扬言,如石达开不降或自杀,则全部杀死被围的太平军将士。而让石达开选择“生”比方孝孺选择“死”更为艰难……

1863627,石达开在成都公堂受审,慷慨陈词,令主审官崇实理屈词穷,无言以对,而后从容就义,临刑之际,神色怡然,身受凌迟酷刑,至死默然无声,观者无不动容,叹为奇男子

石达开说过:求荣而事二主,忠臣不为,舍命以全三军,义士必做。方孝孺阐述了上半句,石达开演绎了下半句……

石达开用他耻辱的“生”了成全了4000多人的“生”。方孝孺用他轰烈的“死”换取了800多人的“死”。

    骨气,以善恶为标杆……

  评论这张
 
阅读(7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